手机网站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欢迎访问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视野 » 保护经验保护经验

点亮老手艺 需越多重关

发布时间:2016-03-09来源:系统管理员

        

朱仙镇木版年画

云南建水紫陶

云南建水紫陶

        从13岁那年到画店当学徒开始,河南开封朱仙镇的郭太运与开封木版年画的缘分,持续了70多年。在他的记忆里,木版年画最鼎盛时,仅开封市就有一二十家卖画的大店铺,更别提年关时扎堆儿的小摊点了。“每年春节都要加班加点,赶制年画。”郭太运说。

       现在,年过九旬的郭太运已是木版年画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他再也不用为了制作年画熬夜了,因为知道木版年画的人越来越少了。

       “非遗的生存状态分三类”,2013年至今,鼎坤文化传媒创始人邓佳雯走访了国内木雕、印染、苗族银饰等几十个品类的100多个非遗传统手工艺及继承人,“一类是传承得比较好的,比如紫砂壶、苏绣,这些项目不仅有口碑,而且有较强的市场生命力;第二类虽然目前‘活’得不好,但可以跟上时代节奏,能够进入现代生活,值得扶持;第三类因为各种原因,已不符合现代社会模式,可以作为历史变迁的记录进入博物馆留存。”邓佳雯说。

       让老手艺重新回归生活,这是很多非遗传承人的想法,但想要实现并不简单。


有意识没能力

想点子出创意,需要专业设计人才

       最近,郭太运老先生位于开封博物馆的工作室将随着博物馆搬迁到新地,他的木版年画将迎来更多机遇与挑战,但如何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关注和参与,也让他和弟子们着急。“我们想要大力推广,但是缺少鲜活的想法和专业团队。”郭太运的关门弟子蔡瑞勇说,“文创产品最怕的就是没有想法”。

       在不少人看来,老手艺想要回归生活,最重要的就是进行转型与改进,与当代生活接轨,使大家用得到。但专业设计人才的匮乏使不少老手艺的改进路遇到了瓶颈。

       周家明是江苏苏州工业园区家明织造坊的厂长,也是四经绞罗织造技艺的非遗传承人。虽然是厂长,但周家明的全部员工还不到10个人,其中5人负责工艺制作。

       四经绞罗织造技艺是马王堆出土的织法,因为工艺复杂,而且必须纯手工操作,所以产出效率很低,价格也很高。同样是宋锦,1米长的四经绞罗手工织物,价格在1300元到1500元间,而普通化工织物只卖四五十元。周家明介绍,目前他们的产品主要销往日本,提供和服面料和腰带等。在国内,除了苏州丝绸博物馆和中国丝绸档案馆有一些展览和收藏需求的订单,以及西藏地区部分喇嘛庙里有装裱唐卡的需求外,几乎没有其他销路。

       “我们想过将布料的用途做一些改变,但缺乏设计人才。也有一些服装行业的设计师曾经主动提出要与我们合作,但大多只是参观一下手工生产作坊,找些设计灵感,顶多买一些布料回去,镶嵌在设计的服装上。”周家明对此非常苦恼。

       同样苦恼的还有云南建水紫陶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陈绍康。据介绍,目前的建水紫陶以传统器型、装饰居多,创新相对较少。“传承有余,创新不足。创新需要较高的综合素质作为支撑,可是目前大多数紫陶从业人员都是半路出家,缺少艺术专业培训。”陈绍康很无奈。

       专家表示,非遗老手艺要寻求新生,需要打开视野,搭建起不同领域之间沟通的桥梁,让更多有设计创意背景的专业人才参与其中,创新形式,打开市场。


有手艺没新意

拓展用途和功能,需要不断革新工艺

       古法造纸曾经是中国引以为傲的技术之一,但时光的流逝与技术的发展却使它们逐渐淡出生活,各种手工造纸法也成为了非遗老手艺。

       手工纸的淡出固然由于机械造纸的日渐成熟与书写减少的生活习惯,但用纸的基础仍在。不少守着老手艺的造纸人很困惑,难道手工纸真的只能进博物馆?

       北京服装学院教师李栋认为,不该用书写载体来定位纸。“纸张作为一种书写材料的功能已经被大大弱化了,如果设计师还停留在设计纸本、纸灯上,其实意义不大,重要的是结合纸张经济、环保等特点,将其看做一种纤维材料,重新思考其在不同领域的功用,让这种材质真正在生活中延续下去。”李栋说,与日本、法国等相比,目前我国纸张品类不够丰富,未来,手工纸可以借助技术进步,革新性能,拓展用途。

       已有一些非遗项目进行了探索:无锡真丝绢花通过改进技法,推出的产品更以假乱真;新疆喀什老城土陶技艺引入电炉窑,不仅烧出来的土陶质地更好,也保护了当地的生态。但这种性能的改良和用途的延伸,涉及到或专业或跨界的知识储备,而这些,都是老手艺人们所不具备的。这个难题,让多数非遗传承人苦恼不已。


有产品没市场

营销和推广非遗,需要强化市场导向

       在清华美院绘画系教师付斌看来,许多非遗传承人对市场缺乏足够的了解,与真正的市场存在巨大沟壑。文化部曾和清华美院联合,为非遗传承人开设专门的培训课程。“有一次,我们让印染的非遗传承人设计适合市场的产品,结果她设计了印染睡衣,因为她所理解的市场就是将印染布做成睡衣,但市场真正需要的,其实是她用来包睡衣的印染老布。”付斌说,“有了产品,还要有对市场的了解和把握。”

       同样重要的还有对老手艺的推广与营销。

       “营销是我们的短板。”陈绍康认为,“相对于宜兴紫砂,建水紫陶始终还是缺少全国范围的声誉,在宜兴紫砂市场已经较为成熟时,建水紫陶想要脱颖而出,需要在营销和推广上下一番功夫。”

       周家明也想过为自家织的布做广告,但小规模的作坊式运作使他没有宣传的余力和经济实力。“别提广告了,我们连基本的宣传资料都没有。”

       去年11月,北京卫视推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真人秀节目《传承者》,把非遗传承人推到台前。在为期一年的筹备期里,节目组走访了全国多个地区的非遗项目,观察到许多问题,其中一个就是留住手艺却留不住受众,靠保护活着却难以再“火”起来。

       “想要赢得受众,营销和推广很重要。”《传承者》制片人、总导演焦健说,有一期节目让自己印象深刻——泉州布偶、台湾霹雳布袋戏同台竞技,虽然都发源于泉州,但两者的受欢迎程度却大相径庭。霹雳布袋戏于20世纪80年代被开发,在台湾与商业传播结合,运用声光电、威亚等新演绎手法,形成了特别的电视剧形式,迄今已播出1000多集,后来又衍生出电子游戏、电影、舞台剧等一系列产品,成为不少年轻人追捧的时尚文化。相比之下,泉州布偶的影响面就小了很多。“呈现形式较少改进、与年轻人生活脱节、推广方式陈旧,是很多非遗项目落寞的原因。”焦健建议,非遗人应该多反思自己,研究受众心态,追赶时代步伐。

       非遗的与时俱进固然重要,但与商业的结合不能以破坏非遗传统内核为代价。据介绍,在一些地方,已经有了这样的苗头。付斌认为,非遗创新要掌握好度,在传统基础上创新。邓佳雯也持相同的观点,“非遗与商业的结合是有准则的,不是一味迎合市场改变自己,毕竟非遗最重要的价值还是手艺本身,设计师可以在外观包装、使用功能等方面下功夫。”


文章:文化部非遗司

云南省文化和旅游厅 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通讯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瓦仓南路瓦仓庄143号 邮编:650032 联系电话:0871-63615136,0871-63622225
技术支持:多彩科技 滇ICP备05008891号
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