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网站 设为首页加为收藏欢迎访问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 学术视野 » 理论研究理论研究

探究民族绘画发展历程和往昔社会文化的珍贵图形史料

发布时间:2014-03-07来源:杨德鋆

探究民族绘画发展历程和往昔社会文化的珍贵图形史料
——熊丽芬《西南边疆明清民族风俗画释说》序

杨德鋆


图形文献的非凡效用

    欣阅书稿《西南边疆明清民族风俗画释说》,仔细品味书中各页生动难得的画面,在领略它绝美艺术妙韵和价值的同时,我自然而然会联想到它的多种用途,尤其是在民族历史文化和绘画发展史研究中独具的作用。
    探索民族历史文化和古代社会情况,人们多习惯于寻找、引用史书中的有限文字记载,来回地加以研磨推敲,在较多情况下以比对、测说的方式对一些难于廓清的史事进行析解、试释、判定。由于古人留下有关少数民族情况的文字偏少,或至阙如,因而在对许多往昔人态物形事状欲做考释定论时往往很觉为难,若硬要主观地说些“我认为应是(什么什么)”之类的话,那就有可能出现偏颇或至弄出笑话,令治学必须信守的“严谨”二字变成空谈。
    然而,遵循科学精神善于研析探究的人明白,文字记录古史古事只是祖先们用的技艺之一。智慧超群长于发明创造的先辈们为把不同时期的功业事象和知识文化遗产下传给儿孙们的办法可谓多种多样。为便于同后辈对话,实现文脉和情感的连接,在进入文字符号时代以后,他们亦并不止于单纯地运用文字书写一种方式,而是会挥洒超常想象力,调动灵性和技巧随情随意地以图形图像——视觉形象的形式来做记录事物传达思想的媒介,这亦是一种常见手段,且这种手段在文字出现之前就已存在很久很久了——这就是琳琅满目造型艺术的创作实践,它们从荒古时期起即开始将人类活动五彩斑斓的情形活灵活现地凝结成可以映照时空的状态流传下来,留存到今天。仅就造型艺术中占比例最大的绘画而言,历史留给云南各族人民的有关财富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它对今人赏析、继承古老文化艺术遗产,解读、认知古代社会人文面貌皆具有非凡的效用。



沧源岩画:猎获物;羽饰舞人

    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感到自豪。云南古代绘画种类丰富,从原始岩画到各种技艺、风格、内容、用途的壁画、纸画、布画、革画、木板画、物上画、肌肤画等皆应有尽有,它们不仅渊源古远,用想象超凡的高妙技艺和绮丽多变的色彩、形象展现着滇云独特的画艺奇观,而且遗产丰厚,宛若用无数画幅编写成一部绚丽多姿的西南。
    边陲地理与人文的纪形史书,让今人在品赏绘画古艺的同时,能按图索骥,走进祖先生活现场,窥见他们不同时期衣食住行状态及智慧创造的情形。故尔绘画——前人由远及近留下的富量作品,给后辈儿孙提供的信息与用途实在太多,是我们享用不完的。

令人钦羡的云南丰富绘画遗产

一、岩画



永胜东山岩画:群体舞蹈

    岩画(或作崖画),在露天崖壁上作的技艺简单粗朴、颜料色彩单一、涂描造型如剪纸似的原始绘画。有二种:一是涂绘岩画,二是磨刻岩画。前者指用天然水溶颜料(植物色或矿物粉末)拌拢动物鲜血在崖壁、岩石上涂绘的画,先后在沧源、耿马、漾濞、永胜、麻栗坡、丘北、石林、元江、弥勒、丽江等县市和怒江州发现。分别绘着剪影式人物、动物、树、道路等形象和各种符号、图样。其中沧源勐省岩画共发现12处,以表现人的活动为主,内容丰富,造型独特,形象生动,构图奇巧,富于变化,是我国古代原始岩画遗存中有地域独特性的一种让人过目难忘的类型。此外,以反映人的生活活动为主的漾濞苍山岩画、耿马大芒光岩画、元江它克村岩画、弥勒金子坡岩画、永胜东山岩画等亦分别反映当地人文情况,符号、形象各有个性;后者(磨刻画)指用石质或金属器在岩面(石面)磨、刻成阴槽状线条或块状纹符等组合成画面的画。先后在双江县小必地山野和禄劝县达马坎村附近河滩发现,图象构形奇特,含义难辨,目前尚未能完全解读。
二、壁画
    壁画是以人工墙面或天然石(壁)面作画布绘制的画作。共有五种:
    1、墓葬壁画。画于墓穴四壁的画。发现一处:昭通东晋时期史籍未载的一位达官霍承嗣“余魂来归”墓的四壁,画着墓主、仪仗、跳脚舞蹈、夷汉部曲、门楼和一些表示信仰的象征图形,可谓滇东北当时社会情况的剪影。画工精究,笔法简练,构图庄美,用色独到,是已知云南最早的壁画和唯一古代墓室壁画。



昭通霍承嗣墓壁画(东晋)

 

晋宁观音洞佛教壁画(大理国)

    2、洞窟壁画。画于天然洞穴石壁上的画。保存较完整的是晋宁县观音村宋大理国佛教壁画,共绘佛神形象二百余躯,五彩斑斓,绚丽壮观。离此不远的洗澡塘村观音洞(数处较小的岩洞),也有时代从宋至清代不等的数十躯佛神和凡人形象残留着。此外,大理苍山凤眼洞亦残存着清代壁画的若干痕迹。
    3、岩面壁画。画在岩石表面呈凹陷状平处但并非洞穴内的绘画。它和原始岩画不同处在于技法和用色成熟,即该类壁画虽然是画于天然岩面,但它对岩面会先做一些加工处理,一般都涂刷(或涂抿)一层底粉,然后用多种颜料绘制,这是原始岩画不具备的。剑川石钟山石钟寺侧巨石岩面,彩绘立势菩萨五躯,意态悠然,设色灿烂,是唐代南诏遗作。画工精湛,虽经岁月摧残却未失华美之容,视之令人赞叹。



丽江大宝积宫壁画舞姿护法神(明)

    4、寺庙壁画。目前全省寺庙(包括塔、亭)中有壁画者约数百处,它们分别属于佛教、藏传佛教、南传上座部佛教、道教、儒教和民间宗教(本主、土主信仰)等。其中基本保存古代原貌并非近期重新修复绘制的有代表性者有:
    ⑴佛教——祥云水目山寺塔外壁宋代(大理国时期)佛像壁画;剑川沙溪兴教寺明代壁画;丽江白沙大宝积宫和琉璃殿明清壁画;巍山圆觉寺(俗称东边大寺)清代三国演义故事壁画;武定狮子山正续寺大殿菩萨身后墙面清代舞蹈形象壁画①。



剑川沙溪兴教寺壁画释迦摩尼修行成佛图(明)

    ⑵藏传佛教——丽江福国寺五凤楼明代壁画、玉峰寺正殿和十里香院(僧房)清代壁画;香格里拉中心镇公堂、德钦东竹林寺、维西康普寿国寺、德钦奔子栏镇三处经堂(娘轰曲登、曲登拥曲登、习木贡洞可经堂)清代壁画。



香格里拉松赞林寺壁画天王像

     ⑶南传上座部佛教——昌宁帕旭佛寺明代壁画;沧源广允佛寺清代壁画;孟连洼甘(中城佛寺)、芒洪佛寺清代壁画;西双版纳景洪曼孙满佛寺、曼岭佛寺、勐腊曼贺佛寺、曼梭醒佛寺清代壁画;瑞丽大等喊佛寺清代二人骑牛象对舞壁画。
    ⑷道教——保山玉皇阁明代壁画;巍山巍宝山文昌宫龙潭殿清代打歌、贤女水患救好人、东坡船上会友、墨龙翔云壁画,长春洞道教神仙、山水、动植物、三国演义故事、历史与传说故事清代壁画;云龙诺邓村玉皇阁藻井天上星宿及其对应象征的状如《山海经》神幻动物清代壁画;建水朝武庙三国演义故事清代壁画,指林寺八仙清代壁画;陆良小白户乡中坝村太平寺三清、神仙、天界、关公秉烛待旦和花卉清代壁画;禄丰妥安乡高家村家寿庵清代戏剧(《吊打王道灵》、《樊梨花收子》、《桑园会》、《西游记》等)壁画。
    ⑸民间宗教——主要指反映当地土生的和较特殊的信仰形式,如对土主、本主、自然神(山神、土地、龙王之类)等地方保护神和祖先的崇拜等,它们大多有寺棚庙宇,有的还在墙面绘制表述信仰旨趣的图画,例如石屏异龙湖畔罗色庙,是彝族供奉的神庙,大殿三面墙壁画着有关故事和人们祭祀活动的画;安宁市大石庄王氏宗祠清代《西游记》故事及神像壁画;有的画一些具有教化功用的故事,如施甸县由旺土主庙(现改名少保寺)壁画。

沧源广允佛寺壁画做会、祭祀、官贵、欢乐、舞蹈(清)

    ⑹儒教——零星残存有壁画者仅二、三处,其中石屏文庙大成殿梁、檩和大柱上端尚保存较多,皆明清彩绘植物、花卉、山水、麒麟、云龙、白鹤等,工极精美。                     
    5、居址壁画。滇西北藏族家宅喜以绘画装饰,香格里拉县独克宗古城藏式木构住宅“阿布老屋”(主人叫松柏良),墙板绘着精美藏族壁画,佛龛雕花板背面刻有“明崇祯柒年 陕西 焦氏”字样,说明该屋建于1634年,此亦应即绘画创作的时间,距今380载。滇西、滇南白、纳西族和部分彝、汉、满、回族喜在住宅主房山墙、门窗和照壁上绘制花鸟、山水、植物、人物形象和图案作装饰。大理喜洲、周城、金圭寺(村),洱源凤羽,丽江大研镇,建水朱家、张家宅第(当地称为“花园”),石屏郑营陈氏家宅,临沧市临翔区圈内乡永和村老宅,保山水沟洼村满族黄氏祖宅照壁等,均较好地保存着清代至民国一些出色壁画作品。剑川沙溪镇寺登村明清老宅有的瓦底涂白,绘写诸种精巧画幅和书法,称为瓦下画(瓦底画),雅艳共呈,别有意趣。



洱源凤羽白族重点保护民居大门绘画

 

《南诏图传》梵僧、天乐、龙犬、细奴逻妻和儿媳

1 2 3
云南省文化厅 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通讯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瓦仓南路瓦仓庄143号 邮编:650032 联系电话:0871-63615136,0871-63622225
技术支持:多彩科技 滇ICP备05008891号
微信公众平台